贡嘎雪山,贡嘎山冰川

清晨,窗外一片清新。云雾在林间缭绕,红叶点点,秋意萧然。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14日,包了一辆长安之星(每天450元,管吃住)从芦山出发前往蜀山之王贡嘎山海螺沟看冰川,海螺沟门票、内部汽车费、索道费共计260元,是不是贵了点,但是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不可能不掏钱就回去吧,至于值不值那就仁智各有所见了。想一想世界上还有几个地方能看到古冰川,能亲手摸一摸那几万年前凝结的冰块,听一听白雪皑皑的山头上那轰隆隆冰崩的震耳之声。那是封存了亿年力量的释放啊。

继续上行仍旧需要乘车,山路依旧险峻崎岖。巴士司机很是健谈,自称当过八年跑青藏线的司机,参加过对越的自卫反击战,黝黑瘦弱的脸写满了沧桑,不知经历了这许多生死考验的人,为何选在这样一个地方作一名司机,也许真实大隐隐于市的原故吧。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香格里拉

从山门坐车到三号营地需要一小时,然后坐上索道,马上就可以看到下面开阔山沟里那壮阔的冰舌,并不是想象中的洁白耀眼,而是灰扑扑的,起先以为是岩石,直到后来才知道,那是上面蒙了一层细碎的沙石,从上面一直延伸下来,那冰舌上有一道道横切的沟壑。冰舌尾端有涓涓溪水往下流淌,从冰舌的沟壑看进去,依稀可以看见水流,可见,冰舌下面已经形成了空洞。随着索道往上抬升,发现那冰舌拐过了一个山脚,等阻挡视线的山头一过,所有人都惊呼起来,而一股寒气也立刻从窗子里冲进来。

时间行程所限,我们不得不放弃徒步行越冰川的计划。缆车给了人们便利,但是其实我们离真实的自然,往往更远。一号冰川由从两峰之间倾泻而下的冰石组成的,冰舌-这个专业名词在这里尤显形象准确。千百年的积压,早已压实了积雪,重塑成冰凌,堆积了尘土,形成刀刻斧削般的切面,层层迭迭,异常壮观。此时云层厚重,据说贡嘎主峰就隐匿在后,未必有机会一睹真容。

发表于 2004-09-06 17:00

在香格里拉住了一晚,第二天起来后,心中还是对香格里拉之游有些失望。吃早餐时碰到了一位荷兰人,跟他闲聊起来,他说前两天刚去了梅里雪山,看到了主峰,非常漂亮,一下子激起了我们的兴趣。
其实,来云南前我们是计划好了要去梅里雪山的,但包车司机一再说,现在的天气看不到梅里雪山,去了会很失望的。事实的确如此,雨季云多雾重,
天气稍有不好,就无法看到梅里雪山,再说高原天气变化无常,看到梅里雪山的机会确实不多。况且,从香格里拉去梅里雪山有200多公里的路,路况又不比去泸沽湖好,所以司机打消了我们去梅里雪山的念头。听了荷兰人的一席话,重新又燃起了我们去梅里雪山的欲望,只用了1分钟,就作出决定,并将决定告诉司机: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冒这次险,赌一次,反正去了看不到是失望,不去更遗憾,决不后悔。
一路上,随着我们的车在山上盘旋攀高,我们的海拔位置也越来越高,而风景也变得越来越美丽,老天似乎通人情,天空也变得越来越晴朗。在海拔4000米以上看到的景色,与4000米以下的完全不同。4000米以下,看到的是山高云也高,4000米以上,看到的却是山高云低。顺着盘山公路往前看,看到路拐弯处,会有种错觉,好象公路一直连到了天上,我们的车好象要直奔天堂一样,感觉非常的奇妙。我跟司机开玩笑地说,即使看不到梅里雪山,就看看这一路景色也足也!
车行4小时半后,我们到达了飞来寺,飞来寺因相传过去曾有一座释迦牟尼像从西藏飞来而得名,位于德钦县山门口不远的路边,正对着一字排开的梅里雪山。飞来寺边上,就是专供人们烧香敬献神山的香炉和经幡林。据说每一个要去梅里雪山的人都要这么做。
我们也不能免俗,每人买了一套祭品——香一把,五谷一小袋,松枝一束,经幡一卷。将松枝放进香炉燃烧,再以此火点燃香,将香插在香炉附近的玛尼堆上,将五谷抛洒在香炉周围,再将经幡系到经幡林子上。这一切,都要对着神山做。又进寺内顶礼膜拜,点上酥油灯,心里默默想的是能和卡瓦格博谋上一面。
车重新在滇藏公路上开了起来,忽见对面山峦处一挂晶莹透明略带蓝色的白色物体从云端奔泻下来,明永冰川!
我们一边惊呼,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冰川,从云雾开散处奔至山脚下的巨大冰川雪线具有震撼人心的美丽!汽车顺着山势盘旋而下,我们间息着看到的明永冰川越变越大。这似银鳞玉甲的玉龙的冰川,从海拔5500米往下绵延至2700米的森林地带,离澜沧江面仅800多米,绵延11公里,平均宽度达到了500米,是世界上罕有的低纬度、高海拔季风海洋性的现代冰川。
车子又开了一个多小时,到达了明永村,骑上骡子,经过二个小时的翻山越岭,明永冰川的冰舌——冰川的尽头,就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再向上爬行,山路越发陡峭起来,冰川的山崖边建起了钢梁木板栈道,我们下骡后开始沿木板栈道往上爬。此刻,姿态奔腾看似静止的明永冰川就在我们悬空的脚下10多米的地方。这条我国纬度最低、冰舌下延最低的现代冰川,正在以每年530米的运动速度向下运动!若是以分钟计算,真不敢相信这庞大的“玉龙”正以每分钟0.1008371厘米的速度在悄然流动!由于一路舔过大地,原本淡蓝色的冰舌上已沾满了黑黑的灰土。
继续沿木板栈道上攀,终于来到了梅里雪山的观景台。此时的梅里雪山正露出一小半身子,山峰叠峦,白雪皑皑,冰峰接踪,气势非凡。这便是闻名遐迩的以卡瓦格博峰为中心的梅里雪山。而主峰卡瓦格博正藏在厚厚的云层里,但已让我们看得如痴如醉。梅里雪山是藏民心中的神山,太子十三峰一字排开,最高的主峰卡瓦格博峰,海拔6740米,是云南第一高峰,迄今仍无人登顶。由于垂直气候明显,梅里雪山的气候变幻无常,雪雨阴晴全在瞬息之间。我们静静地欣赏着眼前的神山,静静地等着主峰卡瓦格博能有瞬间现身。直到下午6点30分,看着卡瓦格博实在不愿与我们相见,我们才泱泱地骑骡下了山。8点钟到了山下后,赶快坐上车往飞来寺赶,希望在飞来寺再看一眼梅里雪山。
车在飞快地往下开,我们的头不由自主地一次次向梅里雪山张望,心里在默默地祈祷,期盼他能眷顾一下我们此刻的心情。此时正值太阳下山,满天的红霞煞是好看!忽然,一个白色的山峰在天际显现,卡瓦格博!兴奋,激动,甚至幸福,交织在一起。我们立即停车下来,不浪费一秒种,每人都和卡瓦格博合了影。仅仅过了3分钟,卡瓦格博就隐去了身影,但我们已经很满足了。此时,我想到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有道理!
在飞来寺梅里山庄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6点便起床,希望能在日出时,再一次与梅里雪山相见,看看他的“金顶”。早上很冷,云层也较厚,太子十三峰犹如一位位倚天拔剑的斗士,孤傲中透出冷峻。从飞来寺望去,绵亘在云雾中的梅里雪山美得令人心碎。一个多小时后,天渐渐亮了,已超过了欣赏“金顶”的最佳时机,就在我们失望之际,突然云层中一个银色的小尖峰露了出来,银光熠熠,雪白晶亮!啊,是“银顶”卡瓦格博!时隔10小时,我们又见面了!又是短短的3分钟,卡瓦格博害羞地离去了。虽然没见到“金顶”,但见到了“银顶”也已十分的幸运和知足了。这三分钟的幸福感,也许我三年都无法忘怀。
接着,雾越来越重,不一会儿,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下山的路都是雾,能见度只有5米,司机艰难地开着车,我们也紧张得要命,好在司机技术老道又小心,终于又是有惊无险!回来后,我常常感觉过去的几天仿佛在梦里一样,当我用真实的笔来记录它时,总无法那么清晰地留住梦境,但我还是想把它写下来,因为我的思绪在汩汩流淌。
若想欣赏梅里雪山的照片,可登录

雪山,贡嘎雪山,就这样突然地高耸在众人面前,巍峨而壮丽,洁白而神圣,让每一个仰见她的人肃然起敬,于是理解了神山圣水在藏民心中的崇高与威严。

到达一号营地的时候,天空依然阴沉。虽然冰舌就在眼前,非常真切,但是面对这有神山之称的贡嘎主峰,我们依旧心存期待,于是干脆驻足,小憩起来。不一会儿,云层中突然露出一小片蓝天,我一眼望见那耀眼的白光和迷人的深蓝。山风鼓动,此时犹如我急切的心情,我默默祈祷,希望神山能够眷顾我这个远来的游子,一展神颜,哪怕只是顷刻之间。风继续吹,云层中的空隙真的逐渐扩大,如同在白色墙壁上凿开的天窗一般,一点点地,我们终于望见了雪山的轮廓,云雾迷离,但是雄奇得令人惊叹!我开始体会到藏人的虔诚,因为面对如此壮美的雪山,人类本能的那种对自然的敬畏之情会油然顿起,不论你曾经如何,在她的面前,你只有渺小和无地自容!至今我都怀疑真的有上苍的眷顾,正如我心中默默祈祷的一般,在倏忽之间,贡嘎雪峰就再次隐匿云端,似乎真的只是赐给我们一睹的机会,再也没有出现。

雪峰高耸入云,半遮半露,山顶一侧缥缈似烟、似雾,突然轰的一声,沉闷而有力地在山谷间回响,抬轿子的藏民说,那是冰崩的声音,一天会有十来次。

不过,虽然只是匆匆一面,但是贡嘎的雄姿已然牢牢地印在我的心间。那个瞬间的影像,似乎给了我许多力量和智慧,让我坚定、谦卑…

他们说,你们运气真好,此时的山顶很少有露出来的时候,我们都难得看到,你们却看到了。

说话间,贡嘎山顶已经隐没在缭绕的云雾之中了,此后再也没能一睹她曼妙的英姿。

下索道,从观景处往下走几十米,就可以到达冰川,刚踩上去还不敢相信,直到用手触摸,轻轻拂去蒙在上面的灰色细沙,终于看清了,那真的是冰啊,铺满整个山谷的这灰蒙蒙奇形异状的石头原来全是冰川啊。

冰川与雪山相连,从上往下,如瀑般绵延几十里,上宽下窄,折折叠叠,沟壑纵横。

边上,冰沟深不可测,照相时需时时注意。

这里的海拔必定超过了4000米,因为往上走的时候感觉气喘。

这冰川已经存在了上万年,它还能够存在多久呢,山坡上已经全是裸露的山石,山石间也早已长满了苔草,如果有机会下次来,还能在这个位置看到吗,或者必须把索道更加地往上推进?这冰川的消退时必然的,只能祈祷时间慢些再慢些。

离开贡嘎山海螺沟,一路大渡河相伴,隔江看到对岸山腰细细的一条道,那是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路,途经全长4千多米的二郎山隧道,有一首歌只会唱第一句:二呀么二郎山……。

过隧道不久看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甘孜藏族自治州欢迎您。沿着大渡河走随后看到了泸定城,这里出名的当然是泸定桥了。此桥已经不再作为交通工具,而单纯为旅游经济服务了,上面铺了木板,两头造上小房子,房子的大小正好可以卖票,检票。泸定人民对于红军当初飞夺铁索桥的目的认识得很深刻,只是毛泽东作为伟人用一个“寒”,不但写出了长征的艰苦也写出了游者的心态,真是“大渡桥横铁索寒”啊。

晚上宿康定,中间一条河隆隆作响,咆哮着奔腾着。街灯辉煌,两边的街道停满了越野车。出租车上印着:欢迎来到情歌之乡。城内房子大部分为藏式建筑。跑马溜溜的康定真是热闹非凡,大概在这条线旅游的人都住这里了。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