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读爱情,东屯北崦原著

是一种心灵的感应或是窗外那阵朦胧的晓风这一瞬我畅然地睁开眼睛痴痴地望着一窗的黎明

盗贼浮生困,诛求异俗贫。空村惟见鸟,落日未逢人。步壑风吹面,看松露滴身。远山回白首,战地有黄尘。——唐代·杜甫《东屯北崦》

一夜的雨,淅淅沥沥。我看见新生的叶片上还依稀残留着晶亮的水珠,是否,现在已如洗尽铅华那般在寂寥的曲径边落魄的老去。阳光从零碎的树叶指缝里一根根传插进来,我静静的凝着手掌间的那丝光芒,握紧、松手,不过是浮华罢。

黎明似懂非懂忽明忽暗中只扯满一脸的羞云想是要遮掩一颗萌动的纯情就像你呀,我梦中的爱人浑身洋溢着自然和清纯最最闪亮的是那对汪着泉水的眼睛

东屯北崦

唐代:杜甫

杜甫,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杜甫

晓风清,幽沼绿,倚栏凝望珍禽浴。画帘垂,翠屏曲,满袖荷香馥郁。好摅怀,堪寓目,身闲心静平生足。酒杯深,光影促,名利无心较逐。——五代·顾夐《渔歌子·晓风清》

渔歌子·晓风清

湖上芙蓉早。向北山、山深雾冷,更看花好。流水茫茫城下梦,空指游仙路杳。笑萝障、云屏亲到。雪玉肌肤春温夜,饮湖光、山渌成花貌。临涧水,弄清照。
著愁不尽宫眉小。听一声、相思曲里,赋情多少。红日阑干鸳鸯枕,那枉裙腰褪了。算谁识、垂杨秋袅。不是秦楼无缘分,点吴霜、羞带簪花帽。但殢酒,任天晓。——宋代·吴文英《贺新郎·湖上有所赠》

贺新郎·湖上有所赠

别路云初起,离亭叶正稀。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归。——唐代·佚名《送兄》

送兄

唐代:佚名

别路云初起,离亭叶正稀。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归。62送别,写景,感叹

最安逸的莫过于心此刻的自由。有多少次,我们本该逃脱世俗的枷锁而又不甘放弃再次陷入绝望的境地。幸福永远摆在未来,纵然用尽一生,倾你所有,无可置否,在幸福的尽头,没有幸福。在那个你触也触不到的未来里,你的苦难,你的开心,都应虚枉的世俗不断跳跃、重复,一切都不由你控制。

初读爱情你如一株含苞待放的茉莉柔情似水,羞涩似云只是你的芳香,你的美丽正悄悄地随晓风飘溢伴晨光放飞

我相信一切都会归于平淡,所谓爱情、友情,都会成为自由的陪衬。而那些曾因无知许下的山盟海誓会随着记忆变得斑驳不堪。而那些曾轰动一时,被人捧在手心的少年,也会褪去青涩的皮囊。随着时间的潮起潮落,甘于平庸,站在人群里再也认不出。

也许你并不知道你在无意之中摘走了一束真诚一束用二十二岁的生命结成的真诚当你二十岁的花季盛开时他愿终生做你的保护神

潇潇夜雨后又一片黎明,踏着三三两两云的暗影。我从黎明的晓风杨柳一直走到黄昏的西风残月。择一处安静的境地,轻轻的将疲惫释放。清凉又略略刺骨的湖水几近要钻进全身的每一个毛孔。它急剧膨胀着,似是要裂开,涌出的血色与之匹敌。蓦然回首,凝望那条狭长的古道阡陌,自己还在真真切切的逆风飞翔。将自由深埋,埋进心里,埋进脑海里。

你愿意接受这颗心吗她不会让你讨厌,我的爱人

抬头望云,定格在四角天空,是多么澄澈。浮云缓缓地飘动着,仿佛在诉说着自由的故事。

你看羞云正悄悄地褪去曙光感动了黎明我看见,热烈的太阳底下一只纯白的幼鸟正轻盈地飞向我们的爱情

我愿意乘着炽热的阳光行走在荒漠,尽管前方藏匿着太多孤单。至少我这一刻是自由。

(1994年8月17日夜)纪念那时的懵懂和美好

阳光透过井旁翠竹斑驳的投至地面,我看到深埋的花种在努力开放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